-夜湖,听啸

日期:2020年12月01日

夜湖,听啸   喜欢黑暗. 久坐其中,像是被宇宙包裹起来的孩子,有一种温柔的惬意. 然而,遇见保障河的灯光桨影时,一种扑面而来的感动,却像是春夜里的酥酥细雨,将我彻彻底底地罩了进去.久久无语,进而,想要落泪. 这是我想要的夜色. 那辽阔来自拐角,仿佛是长长久久地一路颠簸,花开两边,再美,也已心生倦怠.忽地,一面大湖惊现眼前,横贯东西,串联南北,开阔,辽远,畅达.夜幕之下,湖水幽黑静默,像是这辽远而暗哑的人间,不言不语,却将人间所有一网打尽.湖上,灯光影影绰绰,一排排的林立里,金色的光辉一览无余地倾倒在湖面上,有多远,洒多远.就是这灯光的笼罩里,岸上的绿树花草,灯塔人影,全部辉映其中,不遗余力,形成一排夜的剪影. 环顾其中,会发觉色泽层次最为分明.幽暗的孤岛,静立中间,是最浓重的暗;旁边灯光剪影,错落分明,温暖而澄澈;最边上,是那通体透亮的白塔,如闪闪的明珠,昭示着最人间的光彩.只有湖,素素的,黝黑的,沉默地延伸着,如遥远的疆域,可望而不可抵达,只让人惊叹. 此光此影,此湖此岸,仿佛有一种拖曳的力量.不想走了,不想走了,只想就那样静静地坐着,与湖相对,与静相对.灯光在微风的轻抚里,轻轻跃动.此地,不着一字,却尽得风流.而我蓦然泪下. 是坐在河边吗?不,明明是人间的河岸! 是坐在尘世的一隅吗?不,明明是宇宙的中央! 是坐在红尘的楫上吗?不,明明是尘世的渡口! 天高云淡,月朗星稀,水天交融,人我交会.我看着宇宙,宇宙亦在看我. 世界真正的面目是怎样,不就是这样的静谧和幽深吗?像那面湖水,曾经挤落我们无数的梦,却不言不语,只在无数午夜梦回的时光,让梦变成了轻轻跳荡的一道波光.它们跳跃着,破碎了;破碎了,跳跃着.然后就是这样的破碎,成就了波澜壮阔的江湖.我们在其中颠簸,也在其中放逐.而那片幽暗里,却又总能映现最明亮的月光,让我们在俯仰之间,流泪满面. 江湖啊,既是深阔的渊薮,也是辽远的救赎. 灯火轻轻晃动着,水中金色的涟漪便层层延展开来,无止无尽.其实一直不喜欢灯火辉煌的感觉,觉得那是一种追赶,将人心的安静追至墙角,无处可安,只留金光危脆的壳.然而,这黑暗之中的光,这辽阔湖水中的光,却是多么诱人,多么温暖.像是一只只照着归途的灯笼,也像悬垂心中不息不灭的梦. 江湖上的我们,终其一生,不就是为这几盏灯火而活的吗?为之生,为之痛,为之辗转,为之俯首.若无灯火映照,我们落向何方,我们又将归向何处?正是这些金色的明亮和痛楚,才演绎出湖岸相对的斑斓.是的,是斑斓,而不是灿烂.因为它是有底色的,那底色便是湖水的静谧和幽深.我们在其中坠落,也在其中浮沉. 隔岸,车水马龙.虽然一湖相隔,汽车的奔驰和人群的喧哗却落落在耳,那是人间的节奏.急促而去,为这些似乎不能停留的使命;喧哗吵闹,仿佛有多少真情表达……我在此岸,可又是彼岸奔走的那个!仿佛,那才是生,是生活或者生命. 真庆幸啊!此刻,我只在这此岸,看着彼岸的自己,看着天宇下沙鸥样的自己,仿佛窥见了天机,也仿佛被那深沉的湖水,涤尽了尘埃.原来,我只是宇宙间的一缕呼吸,一缕淡淡的青烟,一缕随时消散的风迹! 片刻,有幽幽的箫声响起,转头,是一老者旁若无人地吹奏.我惊叹望去,艳羡不止.我独观湖水,他独奏管弦.弦乐渐行渐缓,像是胸腔里的一声叹息,抑或幽幽的思念.他忘情地吹奏着,不看人,只面湖水,只对云天,仿佛天地之间,只他一人.不能畅怀的,对长风啸,对云水诉,若无人懂得,至少天地在听啊.还有什么是天地不能容纳的? 做这样的一个聆听者,忽然觉得好幸福.听弦音,听人情,听宇宙万象,我在其中,渺如云烟,却又尽得天机. 那一面湖水,那片灯火,就那样以夜的脚,轻轻地,轻轻地落在我的心上.世界在沉睡,而我仿佛在醒着,看着自己,也看着人间……   2017-5-7